13411公里的单车旅行-河南大学新闻网 - 库博体育网页

库博体育网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河大新闻网  >>  原创美文  >> 正文 选择字号【

13411公里的单车旅行

【新闻作者:张瑞鑫 王冰冰  来自:  已访问: 责任编辑:刘旭阳 】

“我并不是希望大家把间隔年当成一个决定,而是可以作为一个选项。”江思维认真地讲道。

何为间隔年?间隔年是青年在升学或者毕业之后、工作之前,做一次长期旅行(通常为一年),用这段时间放下脚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体验与自己生活的社会环境不同的生活方式,进一步了解自己、认识世界。

Start my journey.

2016级历史文化学院旅游管理专业学生江思维,选择以骑行方式开始他的间隔年。一个人、一辆车,便开启了这场英雄式出游。骑行足迹依次到达喀什、阿里、拉萨、加德满都、印度、斯里兰卡、泰国、老挝、云南,云南之后以乘坐火车的方式去往海参崴,并在此结束。

因抑郁出走,医院诊断结果出来后他说服坚决反对的父母,并成功拿到了间隔年基金会的资助,他坚定地认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要比任何抗抑郁的药物或住院治疗都要好。”于是,一个人、一辆车,他出发远走。一路所见,莫不感念。夜幕下的青青草地,萤火虫星星点点,细微地闪着、微弱地活着;人迹罕至的荒原,藏羚羊、藏野驴生灵共欢,静旷辽远;美极静极的高原湖泊,遗世而独立;玛卡鲁峰、洛子峰、卓奥友峰和珠穆朗玛峰,巍巍直上云天……一路走来,一路感怀,频频遗漏一些,又深陷风霜雨雪的感动,大抵都是如此吧,正如他言“我也但愿,在旅途中得到某种灵感,进而获得某种答案”。我们都有困惑,我们都在追寻,而此间少年,自当刚强壮胆!

世间百态灯火流离,在这场孤独的旅程中,江思维心底那头巨大的海怪一点点安静、平息。也许,他找到了自己。人生相遇,自是有时;出行千里,终有一别。“在21岁生日当天,在日本海雾气之下,我只有一双破烂旅游鞋、空空的银行账户,伴随巨大的成就感和巨大的失落感,我送走了我的间隔年。这是任何物件都无法与之交换的可贵记忆。”

经历后,再出发

“363天,13411公里的单车旅行,9410公里的火车旅行,还有一些里程不详的徒步和城市行走。旅程中的际遇、接受、体验、计划、交流、尝试改变、更新知识、充实平衡以及与自己和解。”这是江思维这一年的经历、收获和成长。谈及出行前自己的心理状态,他说:“那个时候很焦虑,情绪持续性低落。”而现在,满脸从容、待人平和的他丝毫没有往日低落的状态,这一年的间隔旅行也确实让他有足够时间和自己对话、抚平自己的情绪。正如他所说,他已经不再是个愤世嫉俗者了,他觉得自己很平和。

“我坚信,旅行时见到那些大天大地,就不会拘泥于自己的小情小绪了。”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往日抑郁的阴霾荡然无存,现在的江思维同普通大学生别无二致,这也是他所希望的———成为一个普通人,消失在人海中。如果非要找出他的独特之处,那一定是他身上所散发的那种有了一定沉淀后的平静和善于独立思考的睿智。旅行中,除了从抑郁中找回自己外,同样令人开心和惊喜的是,他也找到了自己的兴趣所在。谈到玄奘、丝路、西域中亚的历史,江思维感叹它们有着无与伦比的魅力:“喀什吾斯塘博依街的夜色,激发了我对于西域和中亚的所有想象,丝绸之路的历史和文化甚为丰富,这些都是我将来要投入的事情。”

间隔年的旅行结束后,江思维以一个普通大学生的身份重回现实,考虑到旅行结束、回到校园后身份与环境的突然转变,他在离旅行结束还有两个月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做自我心理建设与调整。那些任何物件都无法与之交换的经历成为一份贵重的回忆,而这也会是他未来道路上的一份礼物。

“我,已经开始怀念我的间隔年了。”

录入时间:2020-01-09[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

媒体河大 更多